我就皮这一下怎的

寻找平衡点。

The Meaning

当赤羽业打开自家大门的一瞬间,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大脑出现了一瞬间的当机。


其实这的确不怪他。作为一名父母常年不在家的独居未成年人,哪怕是肆无忌惮的小恶魔赤羽业,基本的安全意识还是有的。因此,当他在晚上11点的时候听到自家门铃响了后,出于对这个时间还有谁来找自己的好奇,一边掂量着自己在乌间唯臣那儿学到的格斗术还剩多少,一边半是警惕半是好奇的打开门。结果却在看见浅野学秀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外时,忍不住扶额:“......会长大人在这个时间点找我,是什么要紧事吧?”


浅野学秀睁着眼睛说瞎话:“我来监督赤羽同学的学习情况。”


“......现在是东京时间11点哦,没想到会长大人你喜欢深夜跑去同学家骚扰民居啊。”


浅野学秀也不搭理他的挑衅。自从升入高中之后,他们也相处了快一年;虽说平日他们之间仍少不了嘲讽斗嘴挑衅打赌,但也不至于像曾经那样的剑拔弩张。他挑挑眉,干脆直接说道:“那么赤羽同学,你介意我稍微叨扰扰一下吗?”


赤羽业撇撇嘴,也没有再多问,侧身让浅野学秀进来。浅野倒是熟门熟路地找到自己曾经来时穿过的拖鞋,径直走向赤羽业家的客厅。


......你不要问我为什么浅野学秀这么熟悉赤羽业家,人家多来几次自己男朋友家怎么了。


赤羽业看着浅野学秀相当自觉地给自己倒上一杯水,不客气地坐上自家沙发,看上去丝毫没有解释自己不告而来的原因的打算,有些看不懂浅野学秀到底想做什么;不过这倒也不妨碍他觉得有趣。于是小恶魔大大咧咧地凑过去,眯着眼睛冲浅野学秀一笑,张口就是嘲讽,“哟,会长大人你是怕我认真学习,下次把你甩在后面了,想来干扰我啊?不过就算你用什么方法,都赢不了我哦。


浅野学秀倒是早已习惯了他们之间的这种相处模式,倒不如说哪天赤羽业开始对人说好话那才是不正常。“赤羽你才该好好担心一下自己吧。”他挑挑眉,故意试图激起他的好胜心,“输了的人,可是要被我支配的啊。”


赤羽业不屑似的“哈”了一声,也不知道是没有把浅野的话放在眼里,还是没把浅野学秀放在眼里。他摸了摸自己的那头红发,突然有些兴致索然,不禁惦记起了自己刚刚因为去开门而放下的游戏;看着在沙发上喝着水悠然自得的浅野学秀,突然有些微的不爽:这家伙半夜跑他家来莫非就为了给他放句狠话吗?


从来不委屈自己的小恶魔干脆开门见山道:“会长你没有什么别的事的话......”你准备什么时候走人。


浅野.会读心术.学秀在他下逐客令前及时打断了他的话:“我今晚住你家。”


赤羽业被他这不知何来的理直气壮噎了一下:“......为什么?”


浅野学秀笑笑,向赤羽业的脸靠过去。紫色的眸子对上金色的瞳孔,赤羽业甚至能感受到他说话时温暖的气息打在脸上。近距离下,浅野学秀那张已经蝉联了4届椚丘中学校园男神的脸仍然毫无瑕疵,橙色的头发在灯光下散发着温暖的光晕,有些炫目。他紫色的眼睛如剔透的水晶一样清澈见底,又像是一片不可琢磨的海,涌动着某种看不透的情愫。


太近了。赤羽业觉得耳朵有一点点热,不过这多半是他的错觉。


赤羽业故作轻松,保持着和原来一样懒洋洋的语调,对浅野学秀道:“哎呀,但我家客房很久没收拾了,况且这里可没有像你家一样漂亮的女仆姐姐,我可是不会帮忙的,会长你要住的话可得自食其力咯?”


没有意料之内的回击,他只听到浅野轻呵了一声,接着低沉悦耳的声音伏在他耳边响起:“赤羽,你作为我的男朋友,该不会是以为我大晚上跑来你家,只是为了睡你家的客房吧。”


赤羽业彻底震惊了。


他第一反应本应是“那不然你大晚上跑我家来到底想干什么”之类的正常追问;然而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却是“我靠浅野学秀居然会说这种调 戏的话”。而当“调 戏”这个词出现在他脑内不过0.1秒,再一联想浅野带着暗示性的话,以及眼下两人间明显的暧昧气氛,赤羽业突然感到全身血流“轰”地一下冲向头顶,脑海不可抑制地被各种不可描述的画面瞬间占领。


就算平日里小恶魔是如何嚣张跋扈,赤羽业也只是一个十六岁发育正常身心无限趋向健康发展的少年;虽然也从未特意搜集过有关的东西,但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该看过的东西他也的确是看过的。然而此时此刻,那些本来以为已经淡忘了的画面清晰浮现在眼前,他下意识地将那些另人脸红心跳的画面里大汗淋漓、痛苦而又欢悦的主人公的脸换成了自己和浅野学秀......

这刺激实在太大,还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的赤羽业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
......突然就面临了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夜晚,饶是赤羽业也有点手足无措。可是对面的浅野学秀还在盯着他,似乎还在等一个答复。


......要是在这家伙面前怂了自己还混不混了。


不合时宜的好胜心瞬间涌出,赤羽业不顾已经蔓延到耳根的热意,挑衅已经脱口而出:“哦?我倒挺好奇浅野你能做些什么呢?”像是邀请似的一句话一说出口,赤羽业差点没给自己一巴掌。


......我现在去学习还来得及吗。


浅野学秀微微偏头,露出一个在赤羽业眼里堪称邪魅狂狷的笑容。“那么,去你的房间。”故意压低了的嗓音已经有了变声期后的磁性,微微上扬的尾音轻而易举地撩人心弦。明明是问句,在他口中却成了一个讲述事实的陈述句。用椚丘中学里女生的话来说,就是浅野学秀太tmd苏了。


赤羽业脑子一片空白,连脖子都快红了。






5分钟后,赤羽业看着仅仅不过是抱着自己、看上去倒是心满意足的浅野学秀,觉得刚才矫情半天的自己完全是傻了。


所以说我为什么会以为我的男朋友晚上11点不睡觉跑来我家仅仅是为了抱着我睡觉。


今天的赤羽业也觉得浅野学秀有毛病。






一个略显严肃的标题和一篇与标题没有丝毫关系的文,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啥。

总之,因为入秀业太晚,在北极圈瑟瑟发抖只好自割腿肉的沙雕产物。

真的是第一次试着写文,如有不当,请多指正,多多包涵。(等等你写这沙雕玩意儿也根本没人看啊)


卖萌打滚求评论!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